嗨!欢迎来到遛音响6HIFI 请登录 免费注册
400-068-4885
音响评析

德国T+A M 40 HV单声道后级-细腻中大显神威

2018/11/28 11:37:43

|
215

1978年成立的德国Hi-End音响厂牌T+A,其创办人Siegfried Amft,为知名耳机厂牌创办人Sennheiser博士的学生。T+A的名称,正是由theory(理论)与application(应用)二字的开头字母结合而成,而该厂牌也秉持着这样的精神,不但首度推出全数位处理的主动式喇叭,其后所推出的器材更横跨电晶体/管机、数位/类比各大领域。2018年,德国Manager Magazin杂志更将T+A选为德国精品奢华品牌(Top German Luxury Brand)的第七名,在音响厂牌中也只有Burmenster能与T+A名列在此一榜单上。

40年纪念新机种

今年对T+A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一年。一方面,T+A在台湾改由钛孚代理引进。T+A过去在台湾的市场声望一直被严重低估,现在代理权改由钛孚接手,相信T+A可以获得更为充裕的资源,提高在台湾媒体与音响展中的能见度。另一方面,2018年正是T+A成立40週年,为此T+A特别在旗舰级HV系列下推出管晶混合单声道后级——T+A M 40 HV。这次前往台北日月音响聆听的主角,便是这款意义重大的新器材。

在开编辑部会议分配工作时,业务同仁只大略提到前去日月音响聆听T+A的全套HV系列。由于先前我在台南鸿运音响便聆听过T+A全套HV系列推动Dali Epicon 8的搭配,因此我决定接下这项外试工作,体验看看HV系列在不同环境、不同喇叭搭配下,会有何种意想不到的变化。不过,试听当天来到日月音响,我还没踏进大厅,便透过玻璃大门看到这次搭配的后级并非T+A A 3000 HV后级,而是T+A M 40 HV,心中不免让我喜出望外。

这次的日月音响试听,以T+A M 40 HV单声道后级为主角,搭配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喇叭。

设计承袭M10


T+A过去推出的V系列M 10

T+A M 40 HV单声道后级直立式的设计,立于T+A PDP 3000 HV SACD/CD播放器以及P 3000 HV两侧,宛如左右护法。此外,T+A M 40 HV面板上的条状功率指示灯,还有两侧的弧形散热鳍片,以及顶部两枚带有金属防护罩的真空管,让我不由得想起T+A在2013年于V系列所推出的管晶混合单声道后即——M 10。不过,T+A M 40 HV上只搭载两枚真空管,机壳颜色与散热鳍片採用较为单纯的钛金色以及黑色搭配,在外观上比起M10更为单纯、低调。

或许是因为T+A过去的行销策略太过低调、务实了,网路上竟然很难查到关于M 10的英文与中文介绍文字。不过,从网路上搜寻到的照片,还有T+A国际业务James Shannon接受纽西兰音响网站「Witchdoctor」时谈到M 10的设计来看,不难发现,这次推出的M 40 HV的设计,几乎可以在M 10上找到相同或类似的地方。


M 40 HV的电路架构,真空管输入及以及电压放大电路之后,具有两个并联的电流放大电路,驱动喇叭。

管晶混合,力求低失真

首先,输入级的地方搭载两枚6SN7三极管,採用对称式动差式电路放大设计。这个真空管输入级电路特别安置于器材的顶部,避免受到其它电路的干扰,而真空管外的金属防护罩也特别进行接地处理,避免辐射噪讯干扰真空管。

再者,电压放大级以J-FET电晶体运作,以T+A独家开发的高电压方式运作,该设计灵感来自于真空管机内高偏压电路的设计,让晶体电路也能拥有管机温暖的韵味,而且不论是电压放大级或是真空管输入级,都以纯A类方式运作,以达到低失真的要求。

接下来,在电压扩大级之后,音乐讯号便送至并联的双电流扩大级,每个电流扩大级在输入的地方採用MOSFET电晶体,而输出的地方用上高达20枚发射电晶体。每个由电流扩大级输出的讯号会经由2组继电器,最后输出推动喇叭。如此设计,让M 40 HV除了可透过一般接线方式推动喇叭之外,也可用上两组喇叭线,以bi-amp的模式驱动喇叭。另外,每一个电流扩大级电路可以承受1,000瓦的功率,为了提升扩大级的电路的效率,降低失真,因此电流扩大级位于箱体的两侧,让两侧的散热鳍片可以立即调节电流扩大级的温度,而直立式的设计,更可加大散热鳍片的面积,提升散热效率。

提供两种工作模式

扩大机中的电源供应是最怕受到震动以及电磁波干扰的部位,为此,T+A将M 40 HV的电源供应电路至于底部。在这电源供应电路中,共搭载三枚环形变压器,并以不锈钢制的防护罩遮蔽,阻挡外界电磁噪讯的入侵,其中一枚专门为真空管输入级供应电源,另外两枚功率达1,000 VA的变压器专门为电源扩大级供应电源,其滤波电容的总电容量高达180,000µF,无论喇叭阻抗高低,电源供应都不至于匮乏。

M 40 HV也与M 10一样,具备「High Power」与「High Current」两种功率输出模式。在「High Power」模式之下,输出级的电压摆幅范围在±100 V之间,在8欧姆的承阻下输出功率达550瓦,4欧姆承阻下可达1,000瓦,在2欧姆承组下可达1,500瓦,原厂建议可以搭配高阻抗喇叭使用。至于在「High Current」模式下,输出级的输出级的电压摆幅范围在±50 V之间,藉由降低电压摆幅来增加空载电流,如此一来,让M 40 HV在60瓦以内的功率输出可以维持在纯A类模式运作,超过60瓦则以AB类模式运作,额定输出功率最高可达250瓦。纯A类的运作方式有着低失真的特性,然而效率不高,因此其功率输出也极为有限,以同样纯A类设计的Accuphase E-600综合扩大机为例,以三重并联推挽MOSFET放大,8Ω阻抗也只有30瓦的输出功率,而另一台纯A类设计的Audiovalve Challenger 400单声道后级,虽然额定输出功率高达450瓦,但是总共动用了12支KT120真空管。以M 40 HV这样的规格来看,不难想见其内部用料十分扎实。

搭配同系列讯源与前级

这次搭配的讯源与前级,分别为T+A HV系列下的MP 3100 HV SACD多音源播放机与P 3000 HV晶体前级。MP 3100 HV SACD外观与上次在鸿运试听出现的PDP 3000 HV SACD相仿,不过在播放功能上多了网路串流播放、蓝牙以及FM收音机功能,播放功能更为强大,其DAC电路也承袭了PDP 3000 HV SACD 双核心的DAC电路架构,DSD音档与PCM音档分别由不同的数位类比转换电路转换成类比讯号,其中,DSD的DAC晶片由T+A订制而成,而PCM则採用「四重双动差DAC」设计。I/V转换电路为离散元件堆砌而成的全平衡架构全平衡,而且依据DSD与PCM讯号的特性,设计出不同的类比电路,无论是播放PCM档或是DSD档,都可以获得优化的聆听效果。

P 3000 HV先前在鸿运的试听中便以介绍过,箱体内以极厚的铝合金分为上下两层,下层搭载超大环形变压器与总电容量高达75,000 µF的滤波电容,上层的扩大电路,採用左右声道独立、全平衡的A类扩大电路,电路採用J-FET等堆砌元件,并以电流隔离屏障,维护声音的纯净。至于讯源切换以及音量调控的电路,皆以镀金接点的继电器切换,不易生鏽变质,而且可以让阻抗配对更为精准,可获得100格音量阶,让用家获得细腻、准确的音量调控功能。

以Dynaudio Evidence Temptaion增添气势

至于这次搭配的喇叭,为Dynaudio Evidence系列的Temptation。这对Temptation外型如同缩小版的Evidence Master与Platinum,仅管位居Evidence系列中的第三位,箱体也较为纤细,但是193公分的高度,摆在日月音响试听室之中,依旧展现出傲视群雄的气势。採三音路设计的Evidence Temptation,总共搭载4枚17公分的MSP低音单体、2枚15公分的MSP中音单体以及1枚28mm Esotar高音单体,以多单体的设计弥补窄箱体的物理限制,而且单体以MTM排列,模仿点音源的发声方式。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标称阻抗为4欧姆,从规格上来看,似乎适合让M 40 HV以「High Current」模式推动。

这次电源线,皆是採用是Siltech Ruby Hill系列,而喇叭线则是Siltech Signature。大家都知道,Siltech的线材,以独特的金银合金导体加上「Perfect Balance」对称绞绕方式闻名。日月音响的负责人朱水德先生(朱总)跟我特别介绍这个Siltech Signature喇叭线,他说本来他在这套系统上是使用他牌的喇叭线,结果用上这对存放十年已久的Siltech Signature喇叭线,无心插柳,听感各个面向均有大幅提升,尤其是低音,用上之后,日月音响内的人莫不为之啧啧称奇,于是决定将这老线材用在系统之上。

靠墙摆位依旧打造干净低频与明晰层次

再次面对T+A HV旗舰系列组成的系统,心中不免肃然起敬。为了缓和一下情绪,我首先播放《大佛普拉斯》中的〈跟着董事长去冲浪〉,一方面为自几带来轻鬆的气氛,一方面也测试看看这套系统的低频表现。结果音乐开头的贝斯声与鼓声一出,不但每个鼓点的attack都展现出拳拳到肉的强劲力道,其凝聚力以及下潜能力,再加上迅速不拖泥带水的收尾,更为鼓声带来明确、笃定的形体,还有如同重机在公路上行驶的奔驰速度。另一方面,负责乐曲主旋律的电吉他,透过这套系统播放,泛着如同琥珀般温暖、通透的色泽,而且尾韵飘逸柔美,彷彿绚丽的烟火,在日月音响的试听室中画下美丽的光影。如此高音与低音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接着我播放同一张专辑中由林生祥也唱的〈无影〉。在这首歌词厌世、节奏缓慢的歌曲中,更能听出这套音响系统的音色柔美的魅力。贝斯声线宛如潜入地底,营造出深沉的引力,却不会让人觉得有沉中的压力;吉他的音线带筋带肉,粗度明确,而且质感浮凸。敲钹的音色不但色泽光鲜亮丽,而且音色质地如粉,就犹如鹿港凤眼糕那般细腻;月琴轮弹的乐段,更把指甲与琴弦互相碰撞产生的细节声响表现地唯妙唯肖。至于歌曲中的重点:生祥的歌声,在日月试听室中有着突出鲜明、比例适中的形象,浓厚的血肉质感中没有矫揉做作、故作媚态的鼻音,又具有清晰的唇齿细节以及通透的质感。

虽然试听当天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的摆放位置极为靠近试听室的后墙,但是在聆听的时候不但低频清晰而明确,而且透视感栉比鳞次,更重要的是,日月的一楼试听室属于开放的空间,左、右边不对称,却不会感觉到听感歪斜。这让我更好奇这套系统在日月视听室中的定位表现。于是,我播放定位十分鲜明的竖琴演奏专辑《Inspire》(Fine Music FM216-2)中的〈Abendsonne〉。透过T+A M 40 HV推动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,开场的风铃声,不但音色经营剔透,而且摇曳生姿,碰撞声中也可以感受到金属坚硬的质感,彷彿真的看到前方有一排长短不一的风铃不断摇晃,闪烁着耀眼的光泽。一般管机在呈现这种金属质感的音色时,暖度有馀,光泽不足,但是透过T+A M 40 HV聆听却不会有这种感受。此外,这套系统底噪极低,在黑色的背景中,可以听到竖琴的泛音演奏在前方有如蜻蜓点水一般浮现,曼妙听感可谓点滴在心头,而由低而高的拂絃声,可以清楚呈现每根琴弦受指腹划过产生的浮凸质感,而且强弱变化宽广而迅速,犹如飞翔中的惊鸿划过湖面。此外,大提琴、小提琴以及打击乐器的声响,不但都有着舒适的质感,而且定位没有模糊之处,营造出历历在目的音乐景象。

不只精准,更挖掘出情感

听了风格较为静谧的乐曲,我接着播放英国电音才子James Blake中低频表现吃重的〈Limit To Your Love〉。乐曲开头的钢琴弹奏,可以感受到感受到强而有力的键触,让每个弹奏的起落动作更有确实、笃定的份量,而James Blake微弱略带犹豫的歌声,其残响让人想像出冷冽、干燥的硬质墙壁空间,让乐曲听起来多了宁静的感受与稳定的力量。至于在此乐曲中段如同波浪般起伏的低频音效,透过这套系统呈现,不但可以可以听出跳动迅速、质地紧实的低频音效,更可以听到这个低频音效如同潮水一般,往高音行走时则结像往前,往低频下潜时则结像往后。过去我在其它系统聆听此曲,从未感受到此低频效果有远近的差别,万万没想到T+A HV系统以及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的合力诠释下,为我带来全新的发现,这样的听感的确令人惊喜。

接下来播放韦瓦第《光荣颂(RV 588)》中,由女中音Sara Mingardo独唱的〈Sonore modulamine voce〉并穿插Concerto Italiano合唱的〈Gloria in excelsis Deo〉。从系统中聆赏Sara Mingardo的歌声,体态健康,血肉丰厚,但是依旧保持着轻快的质感,与此曲的节奏与情绪相得益彰。过去在其它系统上聆听此曲,只觉得Sara Mingardo歌声趋于平面,质感单一,但是透过这套系统聆听,彷彿可以看到这位女中音在歌唱时,时而仰首高唱、时而低头沉吟的丰富姿态,尤其在开场〈Jubiliate o amoeni chori 〉中大约3:30处,女中音即兴演唱完之后,有一个停顿之处,这个停顿之处在这套系统上聆听,感觉无声胜有声,彷彿歌手对自己的即兴演唱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。除此之外,这段乐曲的铜管乐器有着出彩的表现,双簧管更带有柔媚舒适的音色,而合唱团的定位明显落于独唱后方,营造出宽广的音乐景象。整体而言,这段《光荣颂》在这套系统的诠释之下,弱声中见祥和,强声中见激情,动静皆宜,甚是精彩。

见树亦见林

为了测试系统呈现大编制管弦乐团的能力,我播放莫札特歌剧《Idemeneo》最后一幕结尾的〈Scenda amor〉合唱乐段,可以感受到合唱团阵容超越两支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之间的距离,带出系统所能呈现的音场大小。而强拍上定音鼓所呈现的强劲冲击力,还有管弦乐团所营造丰厚声响,让乐曲的欢欣鼓舞之情溢于言表。另外在这大编制的演奏中,这套系统亦能清晰呈现出弦乐演奏的滑顺转折,让演奏充满着行云流水般的流畅质感。除此之外,系统宽裕的动态,让每个乐句间的强弱对比更为强烈,符合歌剧所要表现的戏剧性格,而且强音霸气,弱音清晰,无论如何,T+A总能表现出洁净、明快的音色,听起来就是不会让人觉得疲惫。

最后,我播放《喜马拉雅》(RMCD-1073)中配器丰富的〈雪域之光〉,结果远近层次分明的音乐图像,宛如自日月音响视听室的后墙浮现而出,如同爪哇甘美朗的金属敲击乐器,以及竹制的打击乐器,还有西塔琴的弹奏,各个都有清晰的定位以及明确的远近层次。此外,金属打击乐器浑圆润泽的颗粒感,竹制打击乐器中空柔韧的共鸣特性,还有西塔琴在空气中勾勒而出的柔媚曲线,各个性格鲜明,都显示出这套系统能将乐器的质感忠诚的重绘而出。而鼓声节奏不但在背景中营造出宽厚深沉的形象,开头更的强韧力度,还有出声后的弹跳质感,更为乐曲增添动感的节奏,营造出热闹欢腾的气氛。

在聆听这几首乐曲时,T+A M 40 HV一直都是以「High Power」模式推动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,在聆听的尾声,我走到T+A M 40 HV后方,将「High Power」切换至「High Current」模式。此时,T+A M 40 HV会暂停运作大约10秒钟,再重新发声。两相比较下,我发现这两种模式下的听感略有不同,「High Power」模式下音色偏向温暖柔媚,「High Current」下篇线直接强劲,若播放〈雪域之光〉,会觉得乐曲在「High Current」模式下更能呈现出雪山上旭日东升的场景。然而,再回头播放前面听过的乐曲,可以发现这两种模式下并没有孰优孰劣的区别,而是端看乐曲类型,像是以「High Current」播放James Blake的〈Limit To Your Love〉,更能表现出这首乐曲干净俐落的质感,而以「High Power」播放韦瓦第《光荣颂(RV 588)》以及林生祥也唱的〈无影〉,更能营造出鲜活的空间残响以及深情的人声。

大师级诠释

这次前来日月音响,由于是试听一整个系统,无法将T+A M 40 HV独立出来与其它单声道后级进行比较,但是明晰的层次,干净的背景,加上自然、丰富的细节,让我回想起在鸿运聆听全套T+A全套HV系列推动Dali Epicon 8的搭配。所不同的是,Dynaudio Evidence Temptation在T+A M 40 HV,低频更具有强大的引力,营造出的节奏声响更有凝聚明确、又富含生命力的形象。这样的听感,让我联想到米开朗基罗在西斯汀教堂留下的着名溼壁画《创世纪》,透视感强烈,色彩鲜明畅快,可是人物的形体肌理却不会让人觉得虚浮。毫无疑问,T+A的HV系列器材,又如同大师级的艺术作品一般,在我心中烙下深刻的印痕。

器材规格
T+A M 40 HV
型式:单声道后级

高功率模式:
名目输出功率(8欧姆/4欧姆):550瓦/1,000瓦
最高输出功率(8欧姆/4欧姆):570瓦/1,070瓦

高电流模式:
功率:纯A类下高达60瓦,AB类工作模式下高达250瓦

频率响应 +0/ -3dB:1Hz-150 KHz
转换率:65V/µs
阻尼因数(4欧姆): > 115
S/N比:>114 dB
失真:<0.009%
输入端子:RCA非平衡、3Pin XLR平衡,4Pin XLR平衡
电源供应电容量:180,000µF
电源供应功率:2,500瓦
待机功率消耗:<0.5瓦
功能特色:Trigger input +5…20V
尺寸:56 x 36 x 47 cm
重量:52kg
外观:银色亮漆 47,钛金属亮漆 64,HV散热鳍片 黑色42。
德国T+A M 40 HV,T+A M 40 HV,T+A M 40,T+A M 40 HV单声道后级,T+A功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