嗨!欢迎来到遛音响6HIFI 请登录 免费注册
400-068-4885
音响评析

叫人怎能不热血--试听赛力士Cyrus签名版转盘与前后级

2018/5/8 14:50:35

|
2244

编辑部很久不见Cyrus的器材了。那天下午,业务同仁抱着三个箱子进门,同事们纷纷凑过来看:「哇,是Cyrus耶。」「我们有多久没见到他们了?」箱子才放定,一位同事已经拿着美工刀站在一旁,准备拆箱。一刀划开瓦楞纸箱,里面还有一个内箱,再打开内箱,才得见Cyrus器材。

铝铸造机壳,二十年不变

抱起Stereo 200后级,体积不大,但是份量不轻,就连CD转盘CD Xt Signature也比想象中要重一些。摸着那铝合金的机箱,暗想:箱体真是结实。Jerry提醒:「这可是铝合金铸造的机壳。」我翻看一下手上的CD Xt Signature,整个ㄇ字形的机壳坚固厚实,再抱起DAC XP Signature,也是一模一样。

一般的音响器材金属机壳,多半是以铝挤压成形,这是最简单,成本也最低的。只要把尺寸交给专业工厂,他们就能切出所需要的铝板,再以机器挤压成形,跟小朋友的折纸劳作一样。也有讲究的Hi End厂商,认为铝挤压制成的机壳太过单薄,容易产生共振,因此他们采用CNC切削方式制作。他们以合适大小的铝块,用CNC机器切削挖凿成机箱,是好处是机箱能够一体成形,厚度更足,而且因为是计算机控制切割,要切成什么形状就怎么切。但是,这样的制作成本当然就比铝挤压机壳要高得多。

 Cyrus器材的机箱长相都一样,那是因为他们采用了铝铸造机壳。图中为Stereo 200后级。


Cyrus走另一条路——用铸造的。他们利用订制的铸造模具,灌注热镕铝液,铝液流入模具内部,自然成形,冷却后再行脱模,就完成一个模造粗胚。粗胚的表面和边缘并不够平整,因此需要经过打磨切割的手续,Cyrus经过两道打磨程序,务必使表面平滑、边缘平整,最后再进行上漆,方才完成一个铸造铝壳。

他们找上一间在瑞典的铸造厂,在该厂完成粗胚铸造、打磨工序后,才将之送回英国原厂,再由厂方人员完成上漆。Cyrus从1993年开始采用这种铸造机壳,这二十多年来,Cyrus的音响器材外观都一样,每一台机器的大小、形状都不变,因为他们都来自相同的铸造模具,差别则都是内在。

 这是前级兼DAC的DAC XP Signature,采全平衡、双单声道设计。


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麻烦的路径呢?Cyrus提出许多理由,最重要的当然是为了声音。这个铝铸机壳,经过处理后本身并不感磁,而且具有出色的散热效率,对于器材的机械与电气运作上提供良好的基础。铝铸机壳本身一体成形,而且内部还有抗震的纹路,机箱强度够高,自然有助于减少机器共振。不像一般铝挤压的机壳,铝板较薄、机壳间即使以螺丝锁定,也难免振动。机器里面走的是电,电通过零件多少都会产生振动,只是大小不一,振动又会带来噪音,这些都是对音质的伤害。以CNC切削制成机壳的Hi End厂,就是为了避免这个,所以才不惜成本切出厚铝机箱。Cyrus用铝铸造机壳,可以达到与铝切削机壳相似的效果,但是铝材的应用率更高,原料成本自然比较低。但若计入模具成本,如果没有足够的产量规模,铸造机壳一点也不经济。还好,Cyrus的量够,而且他们秉持一贯的设计,二十多年来始终如一,让时间扩大总量,自然划算。

 这是CD Xt Signature,是一台纯CD转盘,内部采用了Cyrus独门伺服线路。


全系列产品采用相同的机身,这种设计还真是少见,Cyrus多年来乐此不疲。他们甚至表示,如果您要帮旧器材换新壳,也没问题,因为机壳都一样。如果您想要把原有的Cyrus旧系统换掉,换一套全新的Cyrus音响,原有的音响架依然可沿用,因为器材外观都相同。不得不佩服Cyrus这样与众不同的思维,以及这种坚持不变的勇气。

Cyrus的器材体积比一般的器材都小,约末是一般器材的一半(甚至更小),7.5公分的高度,算的上薄机身。这种鞋盒大小的器材,在1980年代刚出来的时候,颇有新意。对于设计者来讲,要克服的难题是:怎么在这么小的机内空间里配制线路和零件。

CD Xt Signature—纯CD转盘,使用独门伺服线路

CD Xt Signature是一台不折不扣的转盘。这年头要找到一台纯转盘还真是不容易,甚至连CD唱盘的选择都少了。新款的唱盘则纷纷开始提供数字输入,令其身兼DAC的功能,尤其是增添USB输入,更是蔚为风潮;不仅如此,甚至有厂家为CD唱盘加入数字音控,令其身兼数位前级。Cyrus不理这套,他们的CD就是纯CD播放,没有其他附属功能。而且,多年来外观都一样,面板、按键通通不变。

CD Xt Signature最特别之处在于它的伺服线路,而且这个线路是进化版的,称为Servo Evolution。因为CD读取不像黑胶唱盘,黑胶从外圈到内圈转速都一样,因此只要让转速稳定、精准就好。CD读取时雷射读取头(pick-up)的移动速度恒定,CD转动的速度却会变化,在读取外圈时转速较慢,换到内圈则转速较快。CD的伺服线路便是负责控制这个速度,务求转速变化精准,这样才能让雷射读取头正确地读取CD信息。

 CD Xt Signature是一台纯转盘,采用吸入式转盘。原厂表示,这是他们自家开发的CD转盘,机械噪音低。

 因为是纯CD转盘,背板的端子也很简洁,就是两组数字输出,同轴、光纤各一。此外,左边的MC-BUS,是用来连接其他Cyrus器材,以为连动开关。


越来越多的音响厂商在CD读取机构上采用计算机用的CD-ROM或DVD-ROM,这些计算机用的读取机构,好处是零件便宜,取得容易。但有一个对声音的致命伤,就是本身内建的除错系统。因为这些是计算机用的组件,因此在设计上讲求速度和正确,转盘以更快的转速反复读取,以获取最正确的信息。然而,这除错功能会放大时基误差,成为劣化声音的凶手。Cyrus重新设计CD读取时的伺服线路,以求降低除错系统对声音的负面影响。而且这一套转盘机构是专为读取音乐CD设计的,这就是Cyrus CD Xt Signature最关键的核心技术。

Cyrus现有的CD转盘和唱盘都采用吸入式。原厂表示这个自家开发的CD转盘,机械噪音低,而且面板设计也显得更简洁,操作上也更具现代感。自家也有一款CD唱盘,但既然要出签名版,当然考虑也要更为严谨。Cyrus把这台签名CD设计成纯转盘,数字模拟转换的部分,就交给独立DAC来处理。线路更单纯,干扰也就少,如此便能提升转盘的数字输出表现。

 CD Xt Signature是纯CD转盘,转盘部分采取吸入式设计。

 CD Xt Signature最特别之处在于它的伺服线路,而且这个线路是进化版的,称为Servo Evolution。

DAC XP Signature—全平衡、双单声道设计

再看同为签名版的DAC XP Signature。这是一台DAC,也是一台前级。虽然Cyrus的机箱小,但在窄小的机背,却挤着丰富端子,说明它对外链接功能有多强。作为DAC,它一共有6组数字输入,2组光纤、4组同轴。想把家里的电视、蓝光播放器、CD播放器、游戏机通通接上也不是问题。作为前级,原厂也提供了两组RCA端作模拟输入,这真是Cyrus的「mercy」。或许您要问:不过是两组模拟输入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已经有不少音响产品,特别是这种DAC兼数字前级,往往根本不附带模拟输入,逼着用家非得使用数字输入,这要模拟器材怎么用?Cyrus,我要为着家中的黑胶唱盘和录音卡座感谢你。

 DAC XP Signature的面板维持古朴简单的风格,连显示屏都古色古香。

 虽然Cyrus的机箱小,却有着丰富端子。作为DAC,它一共有6组数字输入,2组光纤、4组同轴。作为前级,原厂也提供了两组RCA端作模拟输入。输出端也够多,如果想把DAC XP Signature当作纯DAC,就使用Fixed固定输出(RCA),如果要利用它当作前级,则有平衡与非平衡各两组Pre out输出可用。在电源插座右边还有一个5pin的插孔,可供连接原厂的电源供应器PSX-R2,升级电源。

可是,为什么没有USB输入呢?这样要怎么跟计算机沟通?Cyrus原厂另一款较低阶的Pre2 DAC内建了USB,该款价格是DAC XP Signature的三分之一,另有两台合并扩大机也有USB输入,偏偏顶级DAC却没有。真是想不透。没有「理当具备」的USB输入,原厂却保留了一个光纤数字输出。好让用家可以连接多声道前级或数字录音机,有人会这样接吗?应该用上USB的人会更多吧。Cyrus,听见了吗?给个USB输入吧!

 DAC XP Signature采全平衡、双单声道设计。其前级和DAC部分的供电也是分开供电,分别由一颗订制的环形变压器负责。为了充足供电,数字和模拟线分别有20,000μF的滤波电容。

它的输出端也够多,如果想把DAC XP Signature当作纯DAC,就使用Fixed固定输出(RCA),如果要利用它当作前级,则有平衡与非平衡各两组Pre out输出可用。为什么要两组呢?原厂为的是让用家可以接双扩大机。对于想尝试不同接驳方式的发烧友,真是方便。在电源插座右边还有一个5pin的插孔,可供连接原厂的电源供应器PSX-R2,升级电源,对声音也会有立竿见影的影响。

DAC XP Signature译码线路为两块独立的电路板,各自负责左右声道,由于机箱空间有限,因此Cyrus工程师让这两块DAC电路板,以直立的方式固定于主电路板上。DAC芯片用的是德州仪器的Burr Brown 1795,这枚芯片本身可支持到32bit的解析率,但因为只有S/PDIF输入,DAC XP Signature最高只能支持到24bit/192KHz。

 DAC XP Signature译码线路为两块独立的电路板,各自负责左右声道,由于机箱空间有限,因此Cyrus工程师让这两块DAC电路板,以直立的方式固定于主电路板上。

 DAC芯片用的是德州仪器的Burr Brown 1795,这枚芯片本身可支持到32bit的解析率,但因为只有S/PDIF输入,DAC XP Signature最高只能支持到24bit/192KHz。

前级线路可讲究了,这可不是一些仅仅「带有数字音控」的DAC所能比的。DAC XP Signature里面有货真价实的前级线路,而且是全平衡、双单声道设计。甚至连音量控制也都是左右声道独立,各自由一块德仪的PGA2310音控芯片负责,这颗芯片本身就是两声道控制芯片,单用一颗就可以了,但Cyrus硬要让左右声道完全独立,这样有什么好处?可以降低左右声道彼此的干扰、降低串音影响,声音得以更干净、分离度也会更好。其前级和DAC部分的供电也是分开供电,分别由一颗订制的环形变压器负责。为了充足供电,数字和模拟线分别有20,000μF的滤波电容,这样的容值供应一台合并功放都够了,看出Cyrus在设计上不妥协的态度。开了盖,看了内部线路,不禁暗夸:难怪DAC XP Signature是签名版,难怪是旗舰。

 DAC XP Signature里面有完整的前级线路,而且是全平衡、双单声道设计。甚至连音量控制也都是左右声道独立,各自由一块德仪的PGA2310音控芯片负责。

不过,对于DAC XP Signature,我还有一事抱怨——没有耳机输出。这几年各家厂商都在赶搭耳机热潮,不但要推耳扩,像这种DAC前级的产品,耳机输出几乎已是标准配备,甚至连很多合并扩大机都附带了耳机输出,连万元美元以上等级的Hi End产品都是如此,何况是价格可亲的品牌呢?Cyrus的合并功放有耳机输出,较低阶的Pre2 DAC也有耳机输出,偏偏DAC XP Signature没有耳机输出,又是一桩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失踪案。

Stereo 200—D类放大与线性电源的混血设计

后级扩大机Stereo 200有一组平衡,一组非平衡输入,另外还有一组RCA输出,可作为双扩大机连结之用。虽然体积小小,对应8欧姆负载时,Stereo 200足有170W的输出功率,如果负载阻抗降低到4欧姆,它的输出功率则可提升到325W,几乎倍增。那为什么这台扩大机要叫做Stereo 200呢?应该叫170才对啊?若要听起来更猛一点,怎么不叫Stereo 325呢?原厂解释,因为它在对应6欧姆喇叭时,输出功率有203W,而原厂认为平均阻抗在6欧姆的喇叭很常见,使用百位整数200,听起来也比较顺耳,这就是为什么它叫Stereo 200的缘故。

小体积,大功率,猜出来了吗?没错,Stereo 200采用D类放大,这样才能在小机箱内达到大功率输出的目的,而且因为D类扩大机的能源使用效率更高,没有太多使用不到的电力转换成热能,因此也少了散热的问题。Cyrus没有走便宜路子,直接向外采购现成的放大模块,他们自己设计。这个Cyrus的放大模块,运用一个二阶和差振荡器(the second order sigma-delta oscillator),加上来自扩大机交换输出级的回授路径,可大幅消除电源涟波对声音的干扰,进而使扩大机失真更低。

 Stereo 200足有170W的输出功率,如果负载阻抗降低到4欧姆,它的输出功率则可提升到325W,几乎倍增。左下角的Input是用来切换平衡与非平衡输入,切换时请按压久一点再放手,才能完成切换。

 后级扩大机Stereo 200有一组平衡,一组非平衡输入,另外还有一组RCA输出,可作为双扩大机连结之用。它还有一个特别的技术,原厂称为「喇叭阻抗侦测」(Speaker Impedance Detection, SID)。在开机之时,SID就会给负载喇叭一个参考用的讯号,以获得喇叭的高频阻抗信息,即刻调整它的频率响应输出,也就在播放音乐之前就准备好,播放音乐就能更准确。

原厂更强调这是一台混血式(hybrid)的扩大机。不过别误会,我们平常看到「Hybrid」,都会联想到真空管、晶体管的混血设计,Stereo 200一根管子也没有,怎么称「Hybrid」呢?原来是指「D类放大」加上「线性电源」的「混血设计」。这很特别吗?许多D类扩大机,电源部分采用了交换电源,但Cyrus坚持采用线性电源,而且强调超额供电。打开Stereo 200,可以看到一个475VA的环形变压器,占了整个机内空间的一半。再加上稳压与整流线路,机箱里面有超过2/3的空间给了电源。

Stereo 200还有一个特别的技术,原厂称为「喇叭阻抗侦测」(Speaker Impedance Detection, SID)。D类扩大机在面对不同阻抗的喇叭时,输出的频率响应会不够精准,有的扩大机会在音乐播放之后,藉由回授得知喇叭的阻抗状态再进行修正,但此时扩大机失真就已经出现了。Cyrus利用SID技术便可解决这个问题。在开机之时,SID就会给负载喇叭一个参考用的讯号,以获得喇叭的高频阻抗信息,即刻调整它的频率响应输出,也就在播放音乐之前就准备好,播放音乐就能更准确。我们可以说,Cyrus要让Stereo 200,不但有大功率、高效能、低能耗,还要有低失真。

 Cyrus Stereo 200内部采用的放大模块,运用一个二阶和差振荡器(the second order sigma-delta oscillator),加上来自扩大机交换输出级的回授路径,可大幅消除电源涟波对声音的干扰,进而使扩大机失真更低。原厂还强调这是一台混血式(hybrid)的扩大机,指其为「D类放大」加上「线性电源」的「混血设计」。图中可见一个475VA的环形变压器,占了整个机内空间的一半,足见原厂对电源的重视。

颠覆我们对「英国声」的想象

这套Cyrus CD Xt Signature、DAC XP Signature和Stereo 200的声音如何呢?如果您以为这套组合声音该是温和敦厚的绅士风范,那您就错了!如果您以为它们这样小的体型,尤其是扩大机Stereo 200那么小,声音多半没什么力量,就像是一般50W上下,与我们印象中的英系扩大机那样,比较适合驱动高效率喇叭,那您就错了!

这套Cyrus系统,完全颠覆了我们对英系扩大机的刻板印象。它的声音有厚度,却一点不感到重;有重量,但一点不感到慢;低频饱满,可是没有轰然听感;中频清晰,却不前倾刺激;声底干净,然而不叫人感到枯燥乏味;速度快而利落,却没有咄咄逼人的犀利;解析力和层次表现都很亮眼,但不会失之轻浮。

声底干净、画面清楚、透视度高

Martha Argerich.jpg我用KEF LS50搭配,虽然仅是书架喇叭,这喇叭可一点也不好推,标称效率只有85dB。推得出声音不够,还要推得好。如果推得不够好,LS50声音会放不开,高音笨笨的,低音也下不去;如果推得好,LS50的低音出来了,声音的立体感也就水到渠成,高音也会显得飘逸轻松。我把LS50接上Stereo 200,听Martha Argerich弹奏的萧士塔高维契第一号钢琴协奏曲。我很惊讶出现在面前的画面,清楚的舞台就这样自然呈现在前方,干净的声底,让画面格外清晰澄澈,就像是观望山中干净溪流的河底一样,河底一切都一目了然,石头是怎样、鱼儿怎么游,甚至小石头被水流冲击后往前漂动,这些静态的事物、动态的变化都一清二楚。

Argerich指尖下的琴音晶莹剔透,每个音符都像是打磨过的宝石般灿着光芒。当她施展速度时,那风驰电掣的音符,像雨滴洒落那样轻盈灵巧,又像落花那样缤纷多彩,不仅如此,双手起落间写出丰富的力度层次。弦乐既有光泽,又有着些许柔软轻灵,像是挥动着上等丝绸,那样,既有织品的质感,又有舞动的姿态。低音弦乐的厚度恰当适中,这可是音乐好不好听的关键,少了,音乐将流于虚浮,过了,就要遮盖音乐的亮度。这套Cyrus组合的低音兼具相当的透视性,在低音大提琴拨弦时,可听到带着一点松软质感的拨弦声,在低音弦乐拉奏时,那种音响迷最喜欢的鼻音,正是我等音响爱好者所喜欢的。

有力又能细—有重量感,还具解析力

第二乐章是缓版,干净又立体的声音,把那耽溺的情绪给诠释得太好了,好到我听了都感觉肉麻。随着乐曲渐次上扬,情绪也跟着翻腾起来,到钢琴连续几声低音重击,才又把平复了情绪,回归沈静。当Argerich重击低音时,那琴弦振动以及钢琴的丰富共鸣,就像把钢琴带到面前一样。我得夸它一夸:这细节再生能力实在不俗,而且这等小体积的扩大机,能有这般好的重量感,真是超过我的预期。

到了第四乐章,Cyrus再度展现它优秀的速度感。萧士塔高维契在这里采用「有活力的快板」(Allegro con brio),整个乐章处处充满了欢乐情绪,偶而还掺入了萧氏幽默。轮旋曲式的开头,活泼又有精神地揭开乐章序幕,弦乐颤振的表情相当鲜明,钢琴更是富有跃动感。小号在这里不时唱出高昂的旋律,让整段乐曲呈现钢琴、小号、弦乐团三方对话的热闹场景。Cyrus系统处理这个乐章时,一点不紊乱。我更在这音符纷飞的乐章里,察觉到Cyrus系统有着让人比赞的微动态表现。在起伏变动之际,能拿捏各方的变化,即便是弦乐轻声细诉,弦乐部的细节依然历历在目。单是一首钢琴协奏曲,就几乎帮这个Cyrus组合述尽了好处。

音乐活生而且立体

Keith Jarret Treasure Island.jpg这套Cyrus系统非但不温吞,而且可说是活力十足。听Keith Jarret的Treasure Island(Impulse!, 0602517967182),打击乐活生且充满细节,一些细碎声响,不但听得清楚,而且相当立体,可听得发声体的轮廓。铃鼓拍奏、挠拔轻敲,都有着金属碰撞的清脆质地,不是细碎飘逸的感觉,而是很具体的声响,具体到甚至可见击打动作。那鼓声颇有弹性,是一种Q中带软的味道,敲下去的剎那是结实饱满的,随即散晕开来,则铺垫出一派柔软和宽松,让鼓声听来更有变化层次,而不是死板板地「咚咚咚咚」。Bass的拨奏更充分说明了什么是Q中带软,好似橡皮糖一般柔韧,又有着棉花糖那样松软,当Bass和鼓一起下去时,那种Q软质地的低频,听来叫人舒畅极了。

萨克斯风的吹奏富有细节,声音质地有厚度,就显得出形体,使乐声不再流于无形,却是具体具像。乐手吞吐之际展现的吹奏力度变化,也一一可闻,转折起伏之间并不显生硬,有着从容自信的优雅。这就是绅士风范了,是不?

听爵士乐,也显出这个Cyrus组合优秀的分离度,这理当和DAC XP Signature的全平衡线路有关。每个乐器的发声点相当明确,而且不只有清楚的个体感,声音更相当立体地浮现于前。那「画面」不是平面的,而是有层次的,那立体的不只是前后层次,甚至是发声体本身就是具有立体感的。我很诧异这套Cyrus能有这等立体感,这可是D类扩大机,可不是真空管机。前不久我听了Audio Note I Zero,深深着迷于其干净透明的声音,而它立体浮凸的音像再现力,更叫我难以忘怀:「如果想要买到这般如雕像般的立体音像,这应该是最便宜的一台扩大机了吧?」我很意外地在Cyrus组合上,也有几分这种感觉。不过,如果要Cyrus表现出这样的立体感,要开到一定的音量,这样的立体轮廓才会鲜明起来,至于I Zero可就不需要催音量,小声听,这样的立体听感就浑然天成。唉,管机中还是有其得天独厚之处。

具撼动屋顶的本事

Metallica s and m.jpg最后我要说,Cyrus这些器材虽然小,但一点都不能小看。Stereo 200这个大小好比鞋盒(甚至该说比鞋盒还小,因为它高度只有7公分多),其中似乎藏有用不完的能量。听Metallica的S&M专辑(Vertigo, 542 216-2),尤其显出它的「人小志气大」。这张专辑是金属乐团Metallica和旧金山交响乐团合作的现场音乐会录音,摇滚或金属团和交响乐团合作的例子不鲜见,这些跨界合作往往可以开拓出音乐更丰富多元的面向,交织成乐曲的全新风貌。这份录音里,Metallica找来过去就合作过的编曲家Michael Kamen合作,Kamen并亲自担任乐团指挥。除了Metallica自身的金属本色外,更在交响乐团的伴奏下,展现出磅礡气势和华丽风格,拉开了音乐彩度与幅度的对比。

老搭档重新诠释「Nothing Else Matters」,当James Hetfield低声唱出「So close, no matter how far. Couldn’t be much more from the heart……」,那充满磁性、还带着几许压抑的嗓音,真是性感极了。原版的歌曲在吉他导奏时,呈现出空灵的气氛,但这个现场演出版本里,配上了弦乐,层次更加丰富,起伏也更有变化,让乐曲显露出原版所没有的恢弘感。原版当中Hetfield歌声出来时配上的是鼓,但这里改以低音弦乐衬底,有种黑夜里海潮层层推涌上来的感觉,颇有一种世纪末的深沈(这是1999年的录音)。

Lars Ulrich的鼓声敲将下来,那鼓声饱满扎实,尤其是大鼓的重量感,每一击都是重拳,既深且沈,一点也不涣散,想挑毛病都挑不出来。这种鼓声真是这鞋盒大小的Stereo 200推出来的吗?听到「For Whom the Bells Tolls」那极有精神的鼓声,把下午三点的昏睡全给敲散了;结尾处交响乐团以反复的四个音符,奏出稳定的节奏,电吉他则编织出充满热力和色彩的场景,把乐曲带入教人难以自拔的境地。

这个Cyrus组合的音场相当宽广,在听萧士塔高维契钢琴协奏曲时就感到它的音场形塑力不简单,在听这张S&M专辑更显出它音场的还原力。钢琴协奏曲录音的编制并不算太大,这个S&M的现场录音,不仅有交响乐团、有供Metallica蹦跳的舞台,还有大批现场观众。录音把舞台上的演出,和观众的鼓噪全给录了进去,因此,特别显出音场的宽广和深度。每首乐曲开头的乐迷欢呼声既宽且深,乐团在舞台上与乐迷互动时,更显出现场气氛活络。是live录音,录音就要够live,音乐也就live。例如在「Sad but True」当中,观众完全压抑不住那层层重拍的迷惑,用吆喝声呼应着台上的乐团,这声声「嘿!嘿!嘿!嘿!」应着偶像的热力出演,开阔延展的音场,一点也不小家子气。听到这股气势,哪里像英国器材?你说它是美国品牌我都信。

鲜活体质,宜注意搭配

我也试着换上CC Admonitor Preference Plus与Submonitor MKIII低音柱,这个组合比起LS50更不好应付。如果推不好,可不是闷的问题,而是噪,上半部的Preference Plus的高音会太飙,Submonitor MKIII的低音又会太浮夸。不过,一旦搞好,这对喇叭的声音艳丽鲜活,能体会到音乐是有灵魂的。总之,这是对难搞的喇叭。Cyrus组合推起来如何呢?

重听先前听过的唱片,乐曲果然更为活生,高频的延伸更自然些,而画面也更鲜明,就像是调高屏幕亮度一样。低音差别更明显,低频量感丰沛,听double bass,那个Q弹质感真迷人,相较之下,LS50的bass小了可不只一号。至于鼓声更是震撼力十足,Ulrich灌注的力量似乎不只是打在鼓上,好像是打在我胸口一样。

不过,换上CC Admonitor之后,Cyrus原本干净而富有解析的声音,让音乐更为明亮,虽然不至于刺激,但是音乐少了气质,过于张扬外放。我换了喇叭线,把先前使用的YPL S-55镀银喇叭线换成Tromba Marina OCC-1,这条线声音比较温厚一点,这才稍减系统的锐气。看来,除非您特别喜欢这样开扬外放的声音,否则,声音一点也不像传统英系机种的Cyrus组合,并不太适合较活泼明亮的喇叭。

能让人热血的英国鞋盒

这套Cyrus CD Xt Signature、DAC XP Signature和Stereo 200的组合,能够给予还在听CD的乐迷相当的乐趣。虽然黑胶文艺复兴不见消退之势,数字串流播放也俨然成为当前最时兴的聆听方式,但多数乐迷依旧乐于聆听CD,主要的音乐收藏仍是CD。Cyrus CD Xt Signature、DAC XP Signature给予CD爱乐族一个相当完善的聆听解决方案,一家超过三十年历史的音响品牌,穷其毕生心力,开发出独门CD伺服线路,搭配其讲究的解码和前级线路,就是要帮您把所有藏在CD里面那些0与1当中的音乐,一点一点地挖掘出来,让您好好享受所珍藏的每张CD唱片。至于搭配的Stereo 200,体积只有寻常扩大机的一半,甚至更小,却蕴藏着强劲的驱动力,表现超乎想象。我想,在相称的价位带里,任何二、三十万之内的喇叭都难不倒它。

我要这么说——Cyrus这个组合真是能让人热血的英国鞋盒。

 Cyrus的器材,因为同为一个模子铸出来的,所以长的都一样,迭放在一起有一种简洁美感。难怪乎许多Cyrus用家,还要特别购买Cyrus的专属音响架,好能展现器材的划一性。


器材规格

CD Xt Signature
型式:CD转盘
数字输出:同轴×1;光纤×1
MC-Bus:输入、输出各1组
尺寸:73×215×360mm(H×W×D)
重量:3.6kg


DAC XP Signature
型式:DAC前级
数字输入:光纤×2;同轴×4
数字输出:光纤×1
模拟输入:RCA×2
模拟输出:RCA×3(1组固定、2组可变);XLR×2(输出可变)
MC-Bus:输入、输出各1组

模拟输入部分
输入灵敏度:200mV
输入阻抗:47kΩ
讯噪比 (500mV i/p, max.vol.):100dBA
总谐波失真:0.002%
声道分离度:85dB

数字输入部分
输入电压:500mV
输入阻抗:75Ω
讯噪比:115dBA
总谐波失真:0.002%

模拟输出部分
输出电压:2.3V(固定RCA)、4.4V(前级输出)、8.4V(平衡输出)
尺寸:73×215×360mm(H×W×D)
重量:6.5kg

Stereo 200
型式:立体声后级
输入:RCA、XLR各1组
输出:RCA chain output ×1(用于bi-amp)
MC-Bus:输入、输出各1组
输入灵敏度 (50W 8Ω) RCA:381mV(RCA)、775mV(BAL)
输入阻抗:33kΩ(RCA、BAL)
输出功率:170Wrms(8Ω) 
总谐波失真:<0.005%(@1/3 full power, 1kHz, 8Ω)
尺寸:73×215×360mm(H×W×D)
重量:6.9kg
赛力士Cyrus转盘,赛力士Cyrus前级,赛力士Cyrus后级,Cyrus CD Xt Signature,DAC XP Signature,Stereo 200